菜单
菜单

《天空的城》

以下两段内容节选自《天空的城》 —— 超级大坦克科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这个夜,米彩并没有在酒吧玩太久,只是坐了半个小时后就先行离去了,这更让我觉得自己冒犯了她,也埋怨自己没有克制,更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让我们之间的关系蒙上阴影,所以有时候不试探、不点破,才是最好的,至少还能像从前那般吵吵闹闹又相互关心。

  回到家,我简单洗漱后便躺在了床上,然后点上一支烟将今天从米彩办公室偷来的照片拿在手上细细的看着,然后就被她嘟嘴、卖萌、装可爱的样子逗笑了,笑着、笑着又莫名溢出一些伤痛,半天我也没弄懂这些伤痛从何而来,或许是因为同情她,也或许是因为靠不近她。

  我渐渐有些明白,可能我已经在潜移默化中爱上她了……可是这对我而言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因为潜意识中我从来没有觉得我们会在一起,如果不能在一起,那这唐突产生的爱意是多么的苍白,又多么的孤独,在孤独中得不到回应……只能遥遥望着。

  我掐灭掉手中的烟,将米彩的照片放进了书本的夹页里,再关上灯,便黑了房间,亮了寂寞!

  很快又过去了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里,我没有在和米彩联系过,她也没有再找过我,好似又回到了陌生人的状态,开始的前三天我并不适应这种陌生,好几次想打电话约她出来,但渐渐也就克制了,以至于完全断了要联系她的念头,这种了断源于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对爱情充满追求和期待的男人,我可以舍弃一切对爱情的幻想,活在自娱自乐中。


  走在夜晚初至的街头,我和米彩谁都没有言语,直到快到街的尽头,米彩才停下脚步,看着我许久,问道:“昭阳,为什么我们总会被别人误以为是情侣呢?”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愕然,沉默许久才说道:“因为命运总是将我们撕扯在一起,你避不开我,我也避开你!”

  米彩注视着我许久、许久,终于轻声问道:“那你希望我做你的女朋友吗?”

  我就这么注视着米彩,而那在爱情中沉寂了数年的心却阵阵悸动,半晌言语不出,在车水马龙的街头,为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撇过头看着米彩映在橱窗上的身影,有点恍惚,有点像做梦。

  我吐出一口长长的烟,直冲米彩而去,她却没有避开,依旧是刚刚那副神情看着我。

我只是将烟捏在手上,没有再吸一口,笑了笑问米彩:“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不知道。”

  “如果时间定格在这里,然后嗖一下我们就老了,眼眉低垂、两鬓斑白,我们互相搀扶着过马路,缩在炉火旁取暖,如果还有气力,我愿意为你弹着吉他,让你歌唱……可是,你我才26岁,不对,是刚过27岁,以后还有太长的一段路要走,而我却是短的那条腿,无法配合你那条修长的腿,所以我们会跛着走一路……”

  米彩不语,可她一定理解我话里的意思,她是那么的聪明。

  我弹掉那积攒了很长的烟灰,重重吸了一口,让烟雾从肺里痛苦的走了一圈后才吐出,笑着说道:“我爱慕你的美丽,喜欢你的一颦一笑,可这些都不如爱上你暮年时的皱纹更踏实,所以……”

  米彩打断了我,她回以我笑容:“昭阳,我想听你唱歌,就现在……”

  我不解的看着她,手中的烟头却已经燃到了尽头,烫了我的手,赶忙扔掉。

  “我要你唱私奔……唱给我听好吗?”

  看着她期待的表情,我再也升不起拒绝的心思,点了点头,在人潮涌动的街头低声唱了起来。
“……我梦寐以求是真爱和自由,想带上你私奔奔向最遥远城镇,想带上你私奔去做最幸福的人,在熟悉的异乡我将自己一年年流放,穿过鲜花走过荆棘只为自由之地,在欲望的城市你就是我最后的信仰,洁白如一道喜乐的光芒将我心照亮,不要再悲伤我看到了希望,你是否还有勇气随着我离去,想带上你私奔奔向最遥远城镇,想带上你私奔,去做最幸福的人……”

  歌词好似撕开了我心内最原始的欲望,我不能把持,由低声过渡到声嘶力竭,以至许多路人驻足,与我们站在同一盏路灯下,看着我们……

  “昭阳,就像歌里唱的一样,如果你渴求真爱与自由,就一定会走过荆棘、穿过鲜花……想问你,还有没有勇气在欲望的城市里找到最后的信仰,带着我奔向那最遥远的城镇?”

  我张望着四周拥挤的人群,在各色的目光中有些晕眩,世界再次恍惚了起来,在我的剧本里,从来没有书写过此时这般的情节,米彩她是怎么了?就算要表白也应该是我这个爷们先表白,而不是她这个落入凡尘的仙子……

  我蹲在了地上,示意米彩到我的背上来,米彩没有犹豫,弯下身子趴在了我的背上,我托住她克服阻力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冲破人群的束缚向那远方奔跑着,却意外在侧目的一瞬间发现了站在人群中的李小允,她的身影随着那议论的声音渐渐模糊,直至消失不见。

  避开了城市的喧嚣,我背着米彩来到了那条古老的护城河边,与苏州的护城河不同,徐州的这条护城河更显斑驳和苍老,却也更加的安静。
  
  我停下了脚步,米彩也离开了我的身体,我弯着腰重重的喘息,这一路除了释放了疯狂和喜悦,也给我的身体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我躺在了已经枯萎的草坪上,米彩坐在我的身边,她拿出一张纸巾递给了我。

  烟火,也吹得我们陷入到沉默中。

  米彩似乎也有些疲惫,她在我的身边躺了下来。

  我想从口袋里摸出烟,却发现烟盒已经在刚刚剧烈的奔跑中遗落了,我顿时有些紧张,但还是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对身边的米彩说道:“等我……等我休息一会儿和你……表白。”

  “嗯……你要烟么,我去帮你买。”

  “要,可是要走很远才能买到,你不怕累吗?”

  米彩摇了摇头:“不怕,我可以走走歇歇,但是待会儿你别忘了要和我表白。”

  “好,等你回来。”

  “嗯,你要什么烟?”

  “点八的中南海。”

  米彩点了点头,准备离开,我又喊住了她:“等等……”

  “怎么了?”

  “你……紧张么?”

  “紧张……所以,我需要走走,你需要烟。”

  “说的对,那你走慢一些,但是一定要回来。”

  米彩笑了笑:“你是怕抽不到烟,还是怕我不回来?”

  “怕你不回来,烟总是能买到的,你不买,我自己也可以买。”

  “我明白了
  “嗯,去吧,带着烟,带着你,带着我的信仰一起回来……无论多久都等着你。”

  米彩离开了,我的世界里只剩下自己,于是带着惆怅、带着些失落从草坪上坐了起来,然后失神的看着那水波荡漾的河面。

  我能想象到,半个小时,也可能是一个小时后会发生些什么。

  去年,她26岁,我遇到了她,她是我的房东也可以说是房客,今年她27岁,却成了我的女友,一并帮我找回那丢失了许久的信仰。

  可现在我是什么心情呢?很难说明白,但是我知道,该奋斗了,我不希望自己做那只矮她一截的腿,更不要她迁就我,搀扶着我向前走。

  可是到底要达到什么样的高度才能与她顺畅的走下去呢?我有些失落,因为现在的自己对于事业一点规划也没有,思维甚至依旧停留在寻求一份安稳的工作上,显然这所谓安稳的工作已经不能满足我。

  风阵阵吹起,吹起了湖面的波纹也吹起了我的想念,哪怕米彩只离开这么一小会儿我也忍不住想她,因为心已经被那风吹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向前推进,我渴望她快些回来,却又不想她太快回来,因为我还没有找到表白的方式。

  当别人表白,都费尽心思的用浪漫去讨好时,我却让米彩为我买烟,想来真是不着调,也觉得委屈了她,所以此时的我无比渴望能想到一个让自己去弥补的表白方式。

  焦虑中,听到河岸边传来了脚步声,回头望去,正是米彩,她的手中提着一只小方便袋,里面装着烟,好像还有几罐啤酒。

  我的呼吸霎时变的急促了起来,心里念叨着:“怎么表白?怎么表白,我该怎么表白?”

  米彩越来越靠近我,我好似听到了自己“突突”的心跳声,随之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只是怔怔的望着她。

  米彩来到我身边,随后盘腿坐了下来,将方便袋递给我,轻声对我说道:“你的烟。”
  “谢谢啊。”

  我想从米彩手中接过方便袋,却因为碰触了她的手一恍惚中没能接住。

  米彩捡起方便袋又递给我,问道:“你很紧张吗?”

  “有点……别人表白时都弄得特浪漫,我还让你去买烟,多不着调的!”我说着又想起了蔚然向米彩表白时包下整个影院的气势,如此一比,我顿时见拙。

  “重要的是表白的人,而不是表白的方式……你快一点好吗?要不……我也很紧张!”

  “那你帮我点上一支烟,就和……那个大力水手吃菠菜一样,我需要力量!”

  米彩撕掉了烟上面的薄膜,打开烟盒抽出一支对我说道:“张嘴。”

  我立即张开嘴,米彩将烟塞进我的嘴里,从我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帮我点燃,然后将手放回到自己的腿上,静静的看着我。

  我吸了一口烟,歪过头吐向别处,然后又回过头向米彩问道:“我要是表白了,你会不会拒绝我啊?”
  
  “你还没有表白,我怎么知道呢?”
  “说得也是……”

  我直到一支烟快要抽完,也未言语一句,而米彩始终保持着耐心,没有再催促我。
我终于掐灭掉手中的烟,心中鼓足了勇气,米彩却忽然从方便袋里拿起一罐啤酒递给我,道:“要不你再喝一罐啤酒吧。”

  我接过米彩手中的啤酒,带着疑惑向她问道:“是不是你又紧张了?”
  “……对!”

  我忽然受够了这迂回的紧张,一阵热血上涌,抬手将手中的啤酒罐扔进了河里,说了句“我们都别紧张了”便将米彩扑倒在地上,压住她,注视了一秒,向她的嘴唇吻了过去,对此刻的我而言这就是最好的表白。

  米彩措手不及被我亲了个正着,双手紧紧握住我的手,指甲深深的嵌入了我的肉里,我忽的停了下来,咬住了她的嘴唇,米彩闭着眼睛,掐着我的手指却又加了一分力,于是我咬住她嘴唇的牙齿也加了一分力。

  米彩更加用力,我也再加一分力,终于,我感觉到手上的皮肤被她掐破,却顾不上疼痛,害怕自己也咬破她的嘴唇,赶忙张嘴松开,而她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松开了死死掐住我的手。

  我离开米彩的身体在她身边躺下,重重呼出一口气,笑了笑说道:“……我喜欢你,想你做我的老婆,为我生孩子,却只敢想想,想的多了,最后连想都不敢想了,因为感觉像是做梦,越想越不真实……”

  米彩侧身抱住了我,轻声说道:“昭阳,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

  我张开手臂让米彩枕在上面,这才说道:“你说,我听。”

  “花园里有一朵很美丽的花,来往的游客纷纷赞赏她的美丽,拼了命的想去摘下她、占有她,但有一个园丁一直守护着她,不让那些游客伤害她,并且每天为她浇水、施肥,看着她盛开,心里便会喜悦,却从来不计回报……”

  我沉默了很久,才问道:“你觉得我就是那个园丁吗?”
  “嗯……所以我愿意做那朵只为你盛开的花!”

  我扪心自问:我真的是那个一直默默守护着米彩的园丁吗?实际上我并不能确定,至少在与米彩相识的过程中,我心中还惦记着另一朵花,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无论我为米彩付出多少,也不曾想过要从她身上索取些什么,我愿意默默的满足她,守护着她,看着她快乐。
  
  我拥紧了米彩,让她更加的靠近我,轻声在她耳边说道:“我明白了,希望在这欲望的世界里,你是我最后的信仰,更希望,我能带着你纵身跳进那条幸福的河流,一直游到尽头!”

本文作者: Senorui

本文链接: https://senorui.top/posts/39fb.html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为原创且采用【CC BY-NC-ND 4.0】许可协议,若转载请署名!

支持一下
感谢您支持Senorui哦!
  • 微信扫一扫
  • 支付宝扫一扫